<b id="pb3b2"><kbd id="pb3b2"></kbd></b>
<li id="pb3b2"></li>
  1. <small id="pb3b2"><kbd id="pb3b2"></kbd></small>

    <video id="pb3b2"></video>

    <cite id="pb3b2"><tbody id="pb3b2"></tbody></cite>
    首 頁 | 市場原料 | 統計集群 | 紡紗織造 | 品牌推薦 | 人力資源 | 標準與檢測 | 非棉與展覽 | 節能環保 | 協會之窗
    當前位置:首頁->品牌人才->技能培訓
    摸底紡織行業“機器換人”現狀

      隨著我國經濟發展步入新常態,紡織行業興起了用自動化、智能化設備代替人工勞動的“機器換人”熱潮。這股熱潮給行業帶來了什么?遇到什么問題?產業職工隊伍是否發生趨勢性變化?為了深入了解紡織行業“機器換人”現狀,中國財貿輕紡煙草工會近期深入江蘇、福建、河南、天津、上海、山東等紡織行業發展重點區域,選擇紡紗、化纖、織造、服裝等代表性企業開展專題調研,厘清了紡織行業“機器換人”的部分基本情況。

      招工難、用工貴倒逼紡織業“機器換人”

      傳統紡織行業是勞動密集型產業,隨著我國人口紅利的逐漸消失,轉型升級刻不容緩。機械化、自動化、智能化成為改造傳統產業、推進產業轉型升級、減員增效、緩解招工難的有效途徑,由此也拉開了紡織行業“機器換人”的大幕。 

      報告顯示,勞動力成本上升和行業長期結構性缺工成為倒逼紡織業“機器換人”的主要動因之一。

      近年來,勞動報酬增長速度日益加快。企業每年都要上調1~2次職工工資,企業明顯感到用工壓力加大。紡織行業的發展需要大量紡織技術工人和技能型人才。東部是傳統上的勞動力流入省份,本地勞動力供應存在缺口,而外出務工的中西部省份技術工人又出現回流現象,導致紡織企業特別是東部紡織企業普遍面臨“用工荒”困境。同時由于紡織行業工作強度大,職工流動性也大,尤其是85后、90后的年輕職工大都不愿意從事單調重復、勞動強度大的工種,一線工人得不到有效的補充,也使得許多紡織企業長期缺工,倒逼企業以“機器換人”。以蘇南部分紡織企業為例,企業每年都要面臨10%左右的缺工。

      與此同時,紡織行業產業升級、實現高質量發展對智能制造產生需求,“機器換人”成為大勢所趨。調查顯示,紡織品的質量是企業的競爭力,而我國當前紡織品質量的發展并不樂觀,質量的不穩定性不僅存在于不同企業之間和不同區域之間,還存在于企業內部的不同批次產品之間,直接影響了產品的市場競爭力。在推動產品穩定質量、實現高質量發展方面,智能化機器人生產具有人工生產不可比擬的優勢。

      報告指出,當前,“中國制造2025”、“工業4.0”的戰略部署,以及“國家紡織工業十三五規劃”和國家、地方相應出臺的支持設備升級換代的獎勵政策,共同構成了紡織行業實現“機器換人”智能制造的大背景。由于勞動力成本問題,加之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TPP)的影響,歐美等制造業強國已經將重心轉移至印度、越南、孟加拉國、巴基斯坦等國,無論是人力資本、設備還是技術,中國紡織品遭受到東南亞國家的挑戰;同時,盡管不少企業引進了國外先進設備,仍然無法改變行業相對技術落后的現狀。因此,“機器換人”勢在必行。

      “機器換人”為紡織行業節能增效

      本次調研對紡織行業部分細分行業的“機器換人”成效進行了摸底。報告顯示:

      1.棉紡行業。大規模進行清梳聯和簡易清梳聯、高效并粗、高效緊賽細紗長車、自動絡筒機等的技術改造,紗線質量指標以及萬錠平均用工、節能降耗達到新水平。尤其是細紗智能落紗機的應用,大幅減輕細紗工人勞動強度,用工可減少4成以上。以福建長樂市長源紡織公司為例,對原有的10個細紗車間進行了技術改造,引進全自動生產線,工人從504人減少至317人,月工資人均增加1000元。

      2.化纖行業。通過柔性化技術、節能降耗等智能化技術改造,明顯提升產品差別化水平、質量性能和生產效率,大量減少用工數量。以福建百宏集團為例,推行“機器換人”后,自動落絲工序減少用工70%,自動包裝工序減少用工80%;自動包裝的設備更新成本3到4年就可收回。

      3.功能性紡織品。企業大量引進高性能自動化經編機、針織橫機、大圓機以及配套后整理裝備,開發各類服裝、鞋材、家紡、產業用功能性針織面料產品,適應了國內外市場需求潮流。以福建晉江市華宇織造有限公司為例,一次性引進400臺全自動經編機,車工由原來的800多人減少至200多人;從人均管理1到2臺機器升級為人均管理5臺機器;月工資從人均4000元左右大幅提升,最好的技術工人月工資收入可達近萬元。

      4.鞋服制造。注重設計理念提升和智能制造,服裝功能、藝術、時尚設計不斷加強,設計和縫制加工、整理水平有顯著進步。柒牌、七匹狼、九牧王、勁霸等優勢企業采用機器人替代人工鋪布,實施物流過程自動化等,大幅度減輕了勞動強度,提高了生產效率。

      5.印染行業。從先進地區經驗看,印染類企業實施“機器換人”后,企業每萬元工業增加值用水量下降15%以上,能耗下降17%以上,工業廢水排放量下降10%以上,水重復利用率達52.7%,節約人工成本近60%。

      中小企業“機器換人”困難重重

      報告顯示,“機器換人”在替代人工提高生產率方面有不可比擬的優勢,但是對于廣大紡織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而言,仍然有很多困難。

      首先,“機器換人”的一次性投入高,企業資金緊張、融資困難,企業寧愿維持現狀也不愿意投入巨資。調研走訪的企業中有超過一半投資額在1000萬元以上,最高的甚至過億。加之近年來企業融資成本上漲、融資難等因素,讓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對“機器換人”望而卻步。同時部分老企業和小型企業的廠房和生產線的布局,無法為“機器換人”的設備升級提供足夠的空間,而廠房的改造、擴建甚至新建又將進一步提高“機器換人”的成本。目前國家正在推動去杠桿降杠桿、減輕整體負債率,銀行可用貸款額度大幅減少,融資成本較高,并且只有額度沒有資金。企業為了維持正常經營,確保現金流,不愿意投資到大型設備、高技術設備上。

      其次,政府配套扶植政策有待進一步具體細化。例如,調研了解到,河南省出臺了《河南省智能制造和工業互聯網發展三年行動計劃(2018-2020年)》,將在煤炭、化工、食品等行業推進“機器換人”計劃,并計劃每年建設50個省級智能工廠。但是河南省政府沒有對紡織行業的具體幫扶政策,各市也沒有明確的扶持政策。政策、資金幫扶力度不夠,導致企業對“機器換人”意愿不強。

      再次,國內紡織機械制作水平仍無法滿足高品質紡織生產的需要,進口機械價格昂貴,延長了資金投入的回收周期,也增加了日常設備的維護成本。調研顯示,設備數字化、智能化的提升不像過去簡單粗放的技術改造,通過仿造或者委托試制就可以完成。而是需要企業更多借助高校和自動化設備研究單位共同合作,從工藝流程到整體生產過程進行全面整合,研發的過程存在很多不確定性。

      第四,紡織企業職工文化、技術水平相對較低,技術人才嚴重缺乏。而自動化設備引進后對各類技術人才的需求將急劇增加,紡織企業需要進行培訓或引進高水平技術人員,這無疑也是一個較大負擔。

      第五,中西部地區紡織職工工資水平較低,企業進行“機器換人”的主觀意愿不強。例如,河南省安陽市執行1600元的月最低工資標準和小時最低工資15元的標準,本地基本不存在用工荒,即使偶爾用工緊張,適當提高工資后,一般也能找到足夠人手。

      “機器換人”將改變行業用工結構

      從第一次工業革命開始,機器取代人工就已成為不可逆的大趨勢。現代制造業“機器換人”是直接把機器變成勞動力,是否已對傳統勞動力市場和企業用工產生了較大影響?

      調研報告認為,短期內紡織行業勞動力密集的特征不會改變。據調查,目前,“機器換人”還不是在某個產業整體或者某個企業的全部生產流程中實施,而是在某個產業或企業某些生產環節中大量應用。也就是說,機器人只在個別產業和環節上替代手工操作,短期內主要還是對生產效率和產品質量提高產生積極影響,不會改變紡織行業勞動力密集程度較高的特征,也不會造成嚴重的人員失業問題。

      調研結果顯示,目前紡織行業職工隊伍相對穩定。紡織行業并沒有因為“機器換人”導致工人下崗,而是因為找不到工人而尋求“機器換人”。紡織行業的“機器換人”背后是紡織人才嚴重不足、企業極力爭搶工人的現實,目前紡織企業暫時不存在大批一線工人下崗的隱憂。因“機器換人”被精簡的職工,大多數在原企業轉崗留用,少部分流動到其他企業,職工隊伍相對穩定,下崗勞動力社會安置的壓力還比較小。

      調研報告同時指出,“機器換人”將改變紡織行業的用工結構。對勞動力密集型的紡織企業而言,“機器換人”將使一線工人比重大幅下降,人員結構得到優化。低技能甚至是部分熟練工被機器人替代,而調試、維護和控制機器人的技術性崗位會相對增加。

      “機器換人”將對勞動技能提出新要求。過去是“單一型勞動”,未來將是“數字型勞動”,人類勞動將越來越多地與電子化、智能化相結合。職工技術技能的提升是企業實施和推廣“機器換人”的強烈支撐,是應用人機交互技術來達到人工與機器協同生產的必然選擇,是企業降本增效的有力保障。

      “機器換人”將催生新的就業崗位。“機器換人”雖然擠壓了中低技能水平工人的就業空間,但并不減少勞動者的崗位總量。“機器換人”在遏制或淘汰一些舊產能、傳統崗位的同時,也在催生新的就業創業空間和發展動能。

      報告指出,年齡大、技術水平低的人員就業難度將增加。采用先進的機器設備、生產效率提高后,綜合能力較低人員使用比例將有不同降低,一般在50%-90%之間,同等情況下,年輕、學歷高、有一技之長的人員聘用率較高,年齡偏大、技術水平低的人員聘用率降低。

    (來源:中國紡織報)

     

      中國棉紡織行業協會
    本網最新
    奇迹电游登录-奇迹赌场官方网站-奇迹电游平台
    中國棉紡織行業協會
    京ICP備14037240號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東二環朝陽門北大街18號7層 郵編:100027 郵箱:ccta_bgs@126.com
    電話:010-85229649 010-85229419 傳真:010-85229649 2010 版權所有 ? 中國棉紡織行業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