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pb3b2"><kbd id="pb3b2"></kbd></b>
<li id="pb3b2"></li>
  1. <small id="pb3b2"><kbd id="pb3b2"></kbd></small>

    <video id="pb3b2"></video>

    <cite id="pb3b2"><tbody id="pb3b2"></tbody></cite>
    首 頁 | 市場原料 | 統計集群 | 紡紗織造 | 品牌推薦 | 人力資源 | 標準與檢測 | 非棉與展覽 | 節能環保 | 協會之窗
    當前位置:首頁->行業資訊
    “染料王國”實拍,等待的貨車不斷

      在浙江龍盛這位“帶頭大哥”的帶領下,閏土股份、吉華集團、安諾其、亞邦股份、海翔藥業(染料占據45%)等染料類上市公司紛紛上漲。

      產品漲價,是這一輪染料股上漲的重要原因。染料行情到底有多瘋狂?價格還會繼續上漲嗎?證券時報·e公司對此進行了一番實地探訪。

       

      有價無市

      中國染料看浙江,浙江染料看上虞。

      上虞隸屬于紹興市行政區,2013年10月撤銷縣級上虞市,設立紹興市上虞區。化工產業是上虞的支柱產業之一,約占該去工業總產值的30%。該區擁有一批從事染料、中間體、助劑等化工類企業,其中包括上市公司浙江龍盛和閏土股份。

      目前,浙江龍盛在全球擁有年產30萬噸染料產能和年產約10萬噸助劑產能,在全球市場中列居首位。同時,浙江龍盛還擁有年產11萬噸的中間體產能,間苯二胺和間苯二酚產量均居全球前列。閏土股份染料年總產能近19萬噸,產品銷售市場占有率,穩居國內染料市場份額前二位。

       

      4月2日,記者從杭州驅車出發,大約一個半小時車程,就可以達到紹興市上虞區的高速出口。

      緊鄰杭州灣的上虞經濟技術開發區,是上虞化工產業的重要聚集區。在這個面積數十平方公里的開發區,大大小小的工廠,主要呈五橫九縱排列。驅車尚未進入開發區,強烈的刺鼻異味,已經透過車窗撲面而來。

       

      在一家染料企業的大門口,記者遇到了一位從事染料生意的廣東經銷商,他常年混跡在上虞染料界,拿到自己心中滿意的貨后,再在上虞中轉站打包,派發到廣東的客戶。當e公司記者問及最近一段時間的生意時,他笑著說,“現在這樣的行情,肯定是賺錢的,只是賺多賺少的問題”。

      “今天(浙江龍盛)的最新報價都已經到了60元/公斤,從47元/公斤、再到52元/公斤,雖然不是一天一個價,但短短半個月不到,就上漲了這么多,是這些年從未看到過。”上述經銷商說。

      60元/公斤是指分散黑ETC 300%最新報價,它是分散染料中的一種基礎染料,也是用途和用量較大的染料品種,所以也被業界視為染料行業的風向標。但同一品種的染料,上虞的各染料廠目前的報價也不一樣。而浙江龍盛憑借強大的品牌影響力,往往被行業視為標桿。

      不過,在這一輪染料的漲價過程中,分散黑ETC 300%不是漲幅最大的品種。“分散紅 FB 200%,響水爆炸前價格90元/公斤,第二天上虞這邊染料廠就把價格上調到150元/公斤,現在的染料廠的最新報價是200元/公斤。還有分散藍品種,最近也漲得比較厲害。”上述經銷商稱。

       

      在某染料廠的發貨區,e公司記者雖然沒有看到排著長龍的盛況,但時而能看到大大小小的貨車進出。當問及最近染料行情時,這里的門衛告訴e公司,他在這家廠上班7-8年了,從每天的進出貨車就能感覺到,今年染料行情好。他一邊說,一邊指著桌子上的登記簿,“每天從這扇門進出的貨車,都需要在這里登記。”

      上述所言的車輛進出登記簿,記者隨手一翻,4月2日,截至當天3點左右,進出貨車共計32輛,各車運載量不等,普遍20-40噸之間。再往前翻閱,每天登記貨車所用的頁面,較4月2日當天要多。不過,當記者打算再仔細盤點一下時,門衛已經把登記簿收了回去,稱這是企業的秘密,不能隨便看。

      經過再三請求,上述門衛又向記者打個比方,該染料廠的年產量是5000-6000噸,今年3月份的發貨量就是800噸。與此同時,上述廣東經銷商也告訴記者,以前,兩周進一車貨,現在一周拉兩車貨。

      不過,上述染料廠的活躍的成交量僅限3月份。當地的多位經銷商告訴記者,浙江龍盛4月2日給出60元/公斤的最新報價后,其他染料廠也在醞釀新一輪的上調,但實際執行情況不佳。

      “前兩天,大家都在到處問哪里有貨,現在都在往外放貨。60元/公斤的價格,沒人敢拿,下游染廠也扛不住,價格太高了。”上虞一位經銷商對記者稱。

      經銷商是上虞染料銷售的重要渠道,在浙江龍盛總部門前的龍盛大道兩側,分布著大大小小數十家染料經銷商。記者在這里采訪時,多位經銷商稱,即使現在浙江龍盛分散黑ETC 300%的報價已經到了60元/公斤,但經銷商賣給印染廠的實際成交價,目前普遍在47-48元/公斤。看似一種虧本買賣,但經銷商賺的是以前低價拿貨的庫存。

       

      染料廠調高報價未能得到有效執行最終放棄,這在前些年也常見。這一次調價成交情況如何?能否順利執行到位?記者數次聯系浙江龍盛無果。

       

      停產傳聞遭否

      響水爆炸,成為近期染料瘋狂的導火索。

      3月21日,江蘇響水生態化工園區發生爆炸。發生爆炸的是江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嘉宜”公司),為國內主要間苯二胺供應商之一,而間苯二胺為重要染料中間體,用途主要集中在三個領域:1、作為染料中間體被廣泛應用于偶氮類分 散染料、活性染料、硫化染料和直接染料等;2、用來制造聚間苯二甲酰間苯二胺纖維(芳綸 1313);3、用于生產間苯二酚。除此之外,間苯二胺也可以用于染發 劑、環氧樹脂固化劑、醫藥和涂料工業等。

      目前,國內間苯二胺主要供應商為浙江龍盛(產能6.5萬噸,一半自用合成間苯二酚,一半出售)、江蘇天嘉宜(產能1.7萬噸,產量約1萬噸)和四川紅光(產能1.5萬噸,開工率較低)三家。

      此次爆炸事故預計將導致間苯二胺出現供給缺口,進而影響其下游間苯二酚、染料生產;與此同時,響水及其周邊的灌云,是國內另一大染料重地。爆炸事故發生后,當地化工企業進入全面停產階段,并預計化工企業將面臨全面整頓。這也成為此輪染料行情上漲的重要邏輯。

      瘋狂上漲的染料背后,染料行業近日已經傳出,“國內間苯二胺企業已經全部停產檢修,間苯二胺的實際成交價格已經從爆炸事件發生前的4.5萬元/噸上漲至10萬元/噸,據傳廠家最新報價已經達到15萬元/噸。”

      作為重要染料中間體間苯二胺,假如國內間苯二胺企業已經全部停產檢修,也意味著浙江龍盛的間苯二胺也停產檢修。這對染料行業帶來的影響可想而知,對客戶的心理影響也不難想象。

      目前,浙江龍盛擁有6.5萬噸/年間苯二胺生產產能,浙江安諾芳胺化學品有限公司、是浙江龍盛間苯二胺的生產企業,位于上虞經濟技術開發區。2018年,安諾芳胺化學品有限公司營業收入13.18億元,凈利潤1.12億元。

      安諾芳胺化學品有限公司,在化工園區的一條小河旁,站在橋上望去,各種型號不同的密封管道,將它與周邊的其他染料廠、化工廠連接在一起。

      高大的工廠,有時也冒出白色熱氣。不同型號的“危險品”、“爆”拉罐貨車進出大門時,顯得格外搶眼。

       

      作為安全生產的要地,安諾芳胺化學品有限公司的廠區內,嚴禁吸煙。所以,廠區外圍的馬路上,會時不時看到從廠區里面走出的煙民。問及工廠是不是在停產檢修時,多位工作人員都給出一樣的回答,沒有停產檢修,正常生產中。

       

      與此同時,上虞安監部門也向記者證實,“響水爆炸事件發生后,省、市、區三級,已經去安諾芳胺化學品有限公司進行了安全生產檢查,檢查完畢后,我們沒有讓他們停產檢修。”

      浙江龍盛的間苯二胺雖說仍在正常生產中,但間苯二胺的價格卻一路高歌 。“今天的報價是14.5萬元。”采訪時,浙江龍盛的工作人員對記者如是說。

       

      產業鏈聯動

      染料漲價直接影響到印染企業的生產成本,面對高漲的染料成本,作為染料下游的印染企業,成本轉移無非往下一個環節。

      “今年的生意實在不覺得怎樣,肯定不如去年。但是,最近染費都上調兩次了!”在航民股份多年的工作人員告訴e公司。地處蕭山的航民股份,緊鄰紹興。航民股份在印染界的地位,就像浙江龍盛在染料界一樣,是行業公認的龍頭。

      “染料的成本,前些年占印染趁便10%左右,近年來隨著染料的走強,整體上一直呈上升趨勢,目前已經占到印染成本的四分之一。為什么現在60元/公斤的染料不敢拿,因為印染廠扛不住。”染料經銷商稱。

      在染料經銷商看來,這次染料漲價對印染企業來說,高于一定的運營成本后,印染企業自然會把成本轉移到下游,隨行就市。

      據了解,3月23日起,杭州5家印染企業調整染整加工費用;福建長樂曝出有多家印染企業發出染費漲價通知;廣東有印染企業開始調整染整加工費。而在朋友圈里熱傳的是,3月28日這一天,紹興8家印染企業發出漲價通知,從通知中可以了解,由于化工染料成本暴漲、染廠成本急速上升,自4月1日起,平板類產品漲價300元/噸,氨綸產品漲價400元/噸,強調以出倉為準。

       

      在印染界人士看來,這次染料上漲的原因,首先,是江蘇響水爆炸事故帶來的連鎖反應,畢竟產能供應上減少。

      其次,印染行業目前正在進入傳統的生產旺季,此前對行業的悲觀預期,導致印染企業備貨較少,染料供給產能的突然減少,加劇了下游的恐慌心理。

      另外,印染行業較分散,上游染料行業產能較為集中,掌握行業話語權,在產業鏈供給端出現變化時,漲價是必然現象。

      e公司了解到,在分散染料生產過程中,間苯二胺雖然是重要的話中間體,但其成本所占的比重不大。從構成來看,平均每生產1噸染料,大概需要30公斤間苯二胺。所以間苯二胺的漲價對染料生產企業影響不大,下游企業也能夠接受。

      在采訪期間,一位經銷商給記者算了一筆賬:即便按照間苯二胺加價10萬元,生產一噸染料的成本,也只增加3000元,全部轉移給下游企業,染料行業也不是現在這樣。所以,間苯二胺的上漲,不過是染料廠提價的借口。

       

      火上澆油

      有了“漲價”這一題材,染料類上市公司在資本市場上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追捧。

      二級市場顯示,手握間苯二胺,且擁有全球最大染料產能的浙江龍盛,成為近期大牛股,8個交易日漲幅超過8成。在浙江龍盛的帶領下,閏土股份、吉華集團、安諾其、亞邦股份、海翔藥業(染料占據45%)等染料類上市公司紛紛上漲。與此同時,做染料助劑的傳化智聯、做下游印染的航民股份,也開始躁動。

      染廠接單正常

      “我做的是針紡訂單,差不多每個品種染費都上漲了5毛左右,染廠交期還算正常。”在柯橋經營一家紡織公司的老板劉女士說,自己做針紡訂單為主,接單價格都是談好的,現在染費成本增加了,那利潤空間就小了不少。“我擔心還會再上漲,我問了好幾家合作的染廠業務員,他們說也有意向漲價。”劉女士說。

      《印染人》微信后臺留言,紹興華夏印染沒有漲價 ,客戶顏色確認,基本在二天內可以出貨。浙江某印染廠主管告訴《印染人》,今年的染廠行情沒有預期那么好,現在生產上單量開始減少,估計其他染廠也是同樣情況。

      染廠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情況?《印染人》電話采訪到浙江一些染廠主管,對于目前染料供應,染廠有一定庫存,不是太緊張,就是染料價格增幅不小,同時表示,今年的業務生產較往年同期要差。

      中國棉紡織行業協會
    本網最新
    奇迹电游登录-奇迹赌场官方网站-奇迹电游平台
    中國棉紡織行業協會
    京ICP備14037240號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東二環朝陽門北大街18號7層 郵編:100027 郵箱:ccta_bgs@126.com
    電話:010-85229649 010-85229419 傳真:010-85229649 2010 版權所有 ? 中國棉紡織行業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