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pb3b2"><kbd id="pb3b2"></kbd></b>
<li id="pb3b2"></li>
  1. <small id="pb3b2"><kbd id="pb3b2"></kbd></small>

    <video id="pb3b2"></video>

    <cite id="pb3b2"><tbody id="pb3b2"></tbody></cite>
    首 页 | 市场原料 | 统计集群 | 纺纱织造 | 品牌推荐 | 人力资源 | 标准与检测 | 非棉与展览 | 节能环保 | 协会之窗
    当前位置:首页->行业资讯
    “染料王国”实拍,等待的货车不断

      在浙江龙盛这位“带头大哥”的带领下,闰土股份、吉华集团、安诺其、亚邦股份、海翔药业(染料占据45%)等染料类上市公司纷纷上涨。

      产品涨价,是这一轮染料股上涨的重要原因。染料行情到底有多疯狂?价格还会继续上涨吗?证券时报·e公司对此进行了一番实地探访。

       

      有价无市

      中国染料看浙江,浙江染料看上虞。

      上虞隶属于绍兴市行政区,2013年10月撤销县级上虞市,设立绍兴市上虞区。化工产业是上虞的支柱产业之一,约占该去工业总产值的30%。该区拥有一批从事染料、中间体、助剂等化工类企业,其中包括上市公司浙江龙盛和闰土股份。

      目前,浙江龙盛在全球拥有年产30万吨染料产能和年产约10万吨助剂产能,在全球市场中列居首位。同时,浙江龙盛还拥有年产11万吨的中间体产能,间苯二胺和间苯二酚产量均居全球前列。闰土股份染料年总产能近19万吨,产品销售市场占有率,稳居国内染料市场份额前二位。

       

      4月2日,记者从杭州驱车出发,大约一个半小时车程,就可以达到绍兴市上虞区的高速出口。

      紧邻杭州湾的上虞经济技术开发区,是上虞化工产业的重要聚集区。在这个面积数十平方公里的开发区,大大小小的工厂,主要呈五横九纵排列。驱车尚未进入开发区,强烈的刺鼻异味,已经透过车窗扑面而来。

       

      在一家染料企业的大门口,记者遇到了一位从事染料生意的广东经销商,他常年混迹在上虞染料界,拿到自己心中满意的货后,再在上虞中转站打包,派发到广东的客户。当e公司记者问及最近一段时间的生意时,他笑着说,“现在这样的行情,肯定是赚钱的,只是赚多赚少的问题”。

      “今天(浙江龙盛)的最新报价都已经到了60元/公斤,从47元/公斤、再到52元/公斤,虽然不是一天一个价,但短短半个月不到,就上涨了这么多,是这些年从未看到过。”上述经销商说。

      60元/公斤是指分散黑ETC 300%最新报价,它是分散染料中的一种基础染料,也是用途和用量较大的染料品种,所以也被业界视为染料行业的风向标。但同一品种的染料,上虞的各染料厂目前的报价也不一样。而浙江龙盛凭借强大的品牌影响力,往往被行业视为标杆。

      不过,在这一轮染料的涨价过程中,分散黑ETC 300%不是涨幅最大的品种。“分散红 FB 200%,响水爆炸前价格90元/公斤,第二天上虞这边染料厂就把价格上调到150元/公斤,现在的染料厂的最新报价是200元/公斤。还有分散蓝品种,最近也涨得比较厉害。”上述经销商称。

       

      在某染料厂的发货区,e公司记者虽然没有看到排着长龙的盛况,但时而能看到大大小小的货车进出。当问及最近染料行情时,这里的门卫告诉e公司,他在这家厂上班7-8年了,从每天的进出货车就能感觉到,今年染料行情好。他一边说,一边指着桌子上的登记簿,“每天从这扇门进出的货车,都需要在这里登记。”

      上述所言的车辆进出登记簿,记者随手一翻,4月2日,截至当天3点左右,进出货车共计32辆,各车运载量不等,普遍20-40吨之间。再往前翻阅,每天登记货车所用的页面,较4月2日当天要多。不过,当记者打算再仔细盘点一下时,门卫已经把登记簿收了回去,称这是企业的秘密,不能随便看。

      经过再三请求,上述门卫又向记者打个比方,该染料厂的年产量是5000-6000吨,今年3月份的发货量就是800吨。与此同时,上述广东经销商也告诉记者,以前,两周进一车货,现在一周拉两车货。

      不过,上述染料厂的活跃的成交量仅限3月份。当地的多位经销商告诉记者,浙江龙盛4月2日给出60元/公斤的最新报价后,其他染料厂也在酝酿新一轮的上调,但实际执行情况不佳。

      “前两天,大家都在到处问哪里有货,现在都在往外放货。60元/公斤的价格,没人敢拿,下游染厂也扛不住,价格太高了。”上虞一位经销商对记者称。

      经销商是上虞染料销售的重要渠道,在浙江龙盛总部门前的龙盛大道两侧,分布着大大小小数十家染料经销商。记者在这里采访时,多位经销商称,即使现在浙江龙盛分散黑ETC 300%的报价已经到了60元/公斤,但经销商卖给印染厂的实际成交价,目前普遍在47-48元/公斤。看似一种亏本买卖,但经销商赚的是以前低价拿货的库存。

       

      染料厂调高报价未能得到有效执行最终放弃,这在前些年也常见。这一次调价成交情况如何?能否顺利执行到位?记者数次联系浙江龙盛无果。

       

      停产传闻遭否

      响水爆炸,成为近期染料疯狂的导火索。

      3月21日,江苏响水生态化工园区发生爆炸。发生爆炸的是江苏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嘉宜”公司),为国内主要间苯二胺供应商之一,而间苯二胺为重要染料中间体,用途主要集中在三个领域:1、作为染料中间体被广泛应用于偶氮类分 散染料、活性染料、硫化染料和直接染料等;2、用来制造聚间苯二甲酰间苯二胺纤维(芳纶 1313);3、用于生产间苯二酚。除此之外,间苯二胺也可以用于染发 剂、环氧树脂固化剂、医药和涂料工业等。

      目前,国内间苯二胺主要供应商为浙江龙盛(产能6.5万吨,一半自用合成间苯二酚,一半出售)、江苏天嘉宜(产能1.7万吨,产量约1万吨)和四川红光(产能1.5万吨,开工率较低)三家。

      此次爆炸事故预计将导致间苯二胺出现供给缺口,进而影响其下游间苯二酚、染料生产;与此同时,响水及其周边的灌云,是国内另一大染料重地。爆炸事故发生后,当地化工企业进入全面停产阶段,并预计化工企业将面临全面整顿。这也成为此轮染料行情上涨的重要逻辑。

      疯狂上涨的染料背后,染料行业近日已经传出,“国内间苯二胺企业已经全部停产检修,间苯二胺的实际成交价格已经从爆炸事件发生前的4.5万元/吨上涨至10万元/吨,据传厂家最新报价已经达到15万元/吨。”

      作为重要染料中间体间苯二胺,假如国内间苯二胺企业已经全部停产检修,也意味着浙江龙盛的间苯二胺也停产检修。这对染料行业带来的影响可想而知,对客户的心理影响也不难想象。

      目前,浙江龙盛拥有6.5万吨/年间苯二胺生产产能,浙江安诺芳胺化学品有限公司、是浙江龙盛间苯二胺的生产企业,位于上虞经济技术开发区。2018年,安诺芳胺化学品有限公司营业收入13.18亿元,净利润1.12亿元。

      安诺芳胺化学品有限公司,在化工园区的一条小河旁,站在桥上望去,各种型号不同的密封管道,将它与周边的其他染料厂、化工厂连接在一起。

      高大的工厂,有时也冒出白色热气。不同型号的“危险品”、“爆”拉罐货车进出大门时,显得格外抢眼。

       

      作为安全生产的要地,安诺芳胺化学品有限公司的厂区内,严禁吸烟。所以,厂区外围的马路上,会时不时看到从厂区里面走出的烟民。问及工厂是不是在停产检修时,多位工作人员都给出一样的回答,没有停产检修,正常生产中。

       

      与此同时,上虞安监部门也向记者证实,“响水爆炸事件发生后,省、市、区三级,已经去安诺芳胺化学品有限公司进行了安全生产检查,检查完毕后,我们没有让他们停产检修。”

      浙江龙盛的间苯二胺虽说仍在正常生产中,但间苯二胺的价格却一路高歌 。“今天的报价是14.5万元。”采访时,浙江龙盛的工作人员对记者如是说。

       

      产业链联动

      染料涨价直接影响到印染企业的生产成本,面对高涨的染料成本,作为染料下游的印染企业,成本转移无非往下一个环节。

      “今年的生意实在不觉得怎样,肯定不如去年。但是,最近染费都上调两次了!”在航民股份多年的工作人员告诉e公司。地处萧山的航民股份,紧邻绍兴。航民股份在印染界的地位,就像浙江龙盛在染料界一样,是行业公认的龙头。

      “染料的成本,前些年占印染趁便10%左右,近年来随着染料的走强,整体上一直呈上升趋势,目前已经占到印染成本的四分之一。为什么现在60元/公斤的染料不敢拿,因为印染厂扛不住。”染料经销商称。

      在染料经销商看来,这次染料涨价对印染企业来说,高于一定的运营成本后,印染企业自然会把成本转移到下游,随行就市。

      据了解,3月23日起,杭州5家印染企业调整染整加工费用;福建长乐曝出有多家印染企业发出染费涨价通知;广东有印染企业开始调整染整加工费。而在朋友圈里热传的是,3月28日这一天,绍兴8家印染企业发出涨价通知,从通知中可以了解,由于化工染料成本暴涨、染厂成本急速上升,自4月1日起,平板类产品涨价300元/吨,氨纶产品涨价400元/吨,强调以出仓为准。

       

      在印染界人士看来,这次染料上涨的原因,首先,是江苏响水爆炸事故带来的连锁反应,毕竟产能供应上减少。

      其次,印染行业目前正在进入传统的生产旺季,此前对行业的悲观预期,导致印染企业备货较少,染料供给产能的突然减少,加剧了下游的恐慌心理。

      另外,印染行业较分散,上游染料行业产能较为集中,掌握行业话语权,在产业链供给端出现变化时,涨价是必然现象。

      e公司了解到,在分散染料生产过程中,间苯二胺虽然是重要的话中间体,但其成本所占的比重不大。从构成来看,平均每生产1吨染料,大概需要30公斤间苯二胺。所以间苯二胺的涨价对染料生产企业影响不大,下游企业也能够接受。

      在采访期间,一位经销商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即便按照间苯二胺加价10万元,生产一吨染料的成本,也只增加3000元,全部转移给下游企业,染料行业也不是现在这样。所以,间苯二胺的上涨,不过是染料厂提价的借口。

       

      火上浇油

      有了“涨价”这一题材,染料类上市公司在资本市场上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追捧。

      二级市场显示,手握间苯二胺,且拥有全球最大染料产能的浙江龙盛,成为近期大牛股,8个交易日涨幅超过8成。在浙江龙盛的带领下,闰土股份、吉华集团、安诺其、亚邦股份、海翔药业(染料占据45%)等染料类上市公司纷纷上涨。与此同时,做染料助剂的传化智联、做下游印染的航民股份,也开始躁动。

      染厂接单正常

      “我做的是针纺订单,差不多每个品种染费都上涨了5毛左右,染厂交期还算正常。”在柯桥经营一家纺织公司的老板刘女士说,自己做针纺订单为主,接单价格都是谈好的,现在染费成本增加了,那利润空间就小了不少。“我担心还会再上涨,我问了好几家合作的染厂业务员,他们说也有意向涨价。”刘女士说。

      《印染人》微信后台留言,绍兴华夏印染没有涨价 ,客户颜色确认,基本在二天内可以出货。浙江某印染厂主管告诉《印染人》,今年的染厂行情没有预期那么好,现在生产上单量开始减少,估计其他染厂也是同样情况。

      染厂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印染人》电话采访到浙江一些染厂主管,对于目前染料供应,染厂有一定库存,不是太紧张,就是染料价格增幅不小,同时表示,今年的业务生产较往年同期要差。

      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
    本网最新
    奇迹电游登录-奇迹赌场官方网站-奇迹电游平台
    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
    京ICP备14037240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二环朝阳门北大街18号7层 邮编:100027 邮箱:ccta_bgs@126.com
    电话:010-85229649 010-85229419 传真:010-85229649 2010 版权所有 ? 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