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pb3b2"><kbd id="pb3b2"></kbd></b>
<li id="pb3b2"></li>
  1. <small id="pb3b2"><kbd id="pb3b2"></kbd></small>

    <video id="pb3b2"></video>

    <cite id="pb3b2"><tbody id="pb3b2"></tbody></cite>
    首 頁 | 市場原料 | 統計集群 | 紡紗織造 | 品牌推薦 | 人力資源 | 標準與檢測 | 非棉與展覽 | 節能環保 | 協會之窗
    當前位置:首頁->紡紗織造->織造技術->色織布
    敢問印染的路在何方?

      3月21日江蘇響水某化工企業發生爆炸事件后,環保的“緊箍咒”再一次收緊,響水工業園區內的化工企業陸續開始停產整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江蘇鹽城于4月4日召開市委常委會議指出,以壯士斷腕的意志和決心,徹底關閉響水化工園區。而當這一消息公布后,這將對印染行業帶來怎樣的影響呢?

      染料價格強勢上漲,且短期內將難以回落。

      據悉,國內間苯二胺企業已經全部停產檢修,間苯二胺的產量下滑,其成交價由4.5萬元/噸漲至10萬元/噸。受此影響,分散染料價格也是應聲上漲。

    品名 2019/1/1 2019/2/12 2019/3/18 2019/3/24 2019/3/28 2019/4/2
    分散黑ECT 300% 42 45 47 52   60
    分散深藍HGL 200% 43 46 48 53   60
    分散深藍HGL 150% 35 37 39 42   50
    分散深藍EX-SF 300% 43 46 48 53   60
    分散橙S-4RL 100% 29 31 32 35   40
    分散紅玉S-5BL 100% 31 33 34 40   50
    分散大紅GS 200% 37 40 42 45   50
    分散紅玉SE-2GF 150%   55 56 58 80 95

      近年來,印染行業生產能力不斷縮減,我國2018年印染布產量為460.75億米,同比增加2.26%,但產業的集中度仍有待提高,因此對上游染料供應商的議價能力較弱。而染料行業生產能力集中度高,其中分散染料主產區分別為山東、浙江和江蘇。響水爆炸事件導致蘇北地區分散染料企業停產;山東地區企業限產檢修,何日復工依舊遙遙無期;而浙江地區企業主動降低產能,只有為數不多的企業能夠正常生產。因此染料供應量急劇減少,染料行業寡頭壟斷地位將再一次提高,有較強的定價權。加上4月仍處于印染旺季,雖然染廠訂單有所縮減,但是需求面依舊存在。因此短期內染料價格將高位運行,短期內無法回落。

      環保督查嚴格執行

      4月8日,江蘇省委常委會召開會議,討論《江蘇省化工產業安全環保整治提升方案》,并強調淘汰落后低端化工企業,關停環保不達標及不符合安全生產標準的化工企業和園區, 加快提升江蘇化工產業發展層次,推動產業全面轉型升級。這無疑是加大了對當地企業的環保要求。而將2019年的時間軸往前倒推,不難發現江蘇對于化工產業的要求日趨嚴格。

      2019年2月3日,江蘇省政府辦公廳公布了“關于江蘇省化工園區(集中區)環境治理工程的實施意見”,文件中確定要接受考核的化工園區共53個。這其中包括蘇南24家,蘇中12家,蘇北17家。可見江蘇省已對化工園區有了更加嚴苛的環保標準。

      2019年2月2日,江蘇省生態環境廳發布關于進一步做好建設項目環評審批工作的通知。其中包括一律不批新的化工園區,一律不批化工園區外化工企業,一律不批化工園區內環境基礎設施不完善或長期不能穩定運行企業的新改擴建化工項目。嚴禁在長江干流及主要支流岸線1公里范圍內新建危化品碼頭。

      聯系此次爆炸事件,且從當前響水縣壯士斷腕的決心來看,2019年的環保高壓將達到一個空前的高度。當然也不難猜測江蘇省內各化工園區的未來:大面積停產檢修,已經停產園區的復產進度大概率減緩。就江蘇當地的化工園區而言,筆者認為各大化工園區未來大概率要走兩灌園區類似的道路:復產進程遙遙無期,各園區經監管部門批準復產難度進一步加大。長遠看,各園區長期停產下,園區企業無力承擔高昂的成本費用,企業生存將面臨挑戰僵局之下園區企業搬遷可能性在逐步加大。但不管江蘇化工園區最終走向何方,當前染料產能已受到限制,環保高壓下染料企業壓力不減。

      各地染費啟動漲價潮

      浙江:從杭州航民發布的通知單來看,自2019年4月8日起,成品出倉的針織面料系列在原有價格基礎上統一上調200元/噸。這也是短短15天內,航民發出的第二份染費上調通知。而浙江部分染滌類染廠也上調了200-500元/噸不等。

      江蘇:由于分散黑染料出現斷貨,江蘇部分企業對黑色類染費上調1000元/噸,其他敏感色另計。

      廣東:肇慶地區部分印染企業自2019年3月28日起對所有面料加工費進行調整,漲幅在原有染費的基礎上最少500元/噸,漲幅最高1000元/噸,活性染色統一按16000元/噸。其他另定。

      福建:福建針織染廠自2019年4月1日起,對各類產品染整加工加工進行調整,漲幅最少300元,最高700元。

      另外,江西等地染廠染費也有不同程度上漲。

      總結

      此番染費上漲的最大動力是染料價格的上漲,根據印染行業的屬性,原料生產商掌握市場話語權,從近年發展趨勢來看,染料行業寡頭競爭格局明顯,下游議價能力變弱,加上人力、環保等經營成本的增加,印染廠只能迫于生存被動跟漲。

      而從今年春節后染廠開工情況看,傳統印染廠的金三銀四明顯成色不足,而隨著3月的離去,整個行業稍顯蕭條,究其原因還是染廠訂單不足導致。而從近期反應來看,整個市場對2019年后市行情還是持悲觀主導:染料漲價,染費上調,和旺季無關。

    (來源:TTEB)

     

      中國棉紡織行業協會
    本網最新
    奇迹电游登录-奇迹赌场官方网站-奇迹电游平台
    中國棉紡織行業協會
    京ICP備14037240號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東二環朝陽門北大街18號7層 郵編:100027 郵箱:ccta_bgs@126.com
    電話:010-85229649 010-85229419 傳真:010-85229649 2010 版權所有 ? 中國棉紡織行業協會